新闻中心最新政务本地社会评论深度湖北国内国际财经教育军事科技
业内人士揭朋友圈投票灰色链条 吴磊携新剧亮相 赛尔号日常巡逻任务 伏明霞的老公是谁 夙和 笑傲江湖ol华山技能 2012十大流行语 暑期实习报告 挥刀者 女大学生失踪 火影忍者漫画583 氢燃料车发力,改写电动车独大局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影视 正文 来源: the-l.cn 太仓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9-12-21

  □ 本报记者   赵丽

  □ 本报实习生 陈杭

  “亲,帮我家孩子投个票吧”“今天继续投哟,一天3票哦”……相信不少人在朋友圈或微信群中都收到过类似信息,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人际交往的一种负担。

  近期,浙江省教育厅发布通知,明确规定凡是涉及学生(幼儿)个人荣誉的各项评选活动,原则上不得采用面向社会的网络投票。这一规定让网友纷纷点赞捧场,并被建议向全国推广。

  在几天前,江苏宿迁也出台了相似的规定。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论是组织投票的教师,还是参与拉票的家长,大多对这种变味的评选形式不胜其烦。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一些活动仍然需要借助网络投票,扩大参与度,因此不能对网络投票“一刀切”的否定,而是将其置于有关部门监督下,有序、公平地进行。

  朋友圈投票令人反感

  种类繁多、次数反复的网络投票,几乎成为朋友圈一道“风景”。实际上,无论是被邀投票者,抑或是拉票者往往都不胜其烦,但面对现实又无可奈何。

  每当打开朋友圈,总能见到几个拉票链接,还有一些“求投票”的私信,这样的景象,令北京市民郭可一度很是厌烦。“一般是不回,有些刷得太过分的,可能就直接屏蔽了”。

  去年9月,郭可的儿子入读小学一年级后,在参加校内外活动时,也被要求进行网上拉票,这让郭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才算是理解那些拉票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大环境这样,大家都在拉票”。

  朋友圈投票,真是一种令人尴尬的存在。对方没完没了地拉票让人很反感,甚至一言不合就拉黑好友——这是北京女孩林雅丽对于朋友圈投票甚至拉票行为的评价。

  事实上,林雅丽并非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抵触。

  “记得2014年刚上大学时,各种社团比赛、班级比赛都很流行使用微信朋友圈投票,我们当时刚接触这种线上投票,很多人带着一种集体责任感,积极发动微信上的亲朋好友帮忙投票,转发朋友圈。赢了,那是满满的集体荣誉感;输了,满满的惋惜感,想着假如每个人再多争取几票就好了。”林雅丽回忆说,当时的感觉是,“玩的就是人数与速度,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结局”。

  但后来,朋友圈投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变了味儿。

  “朋友圈投票玩的人多了,法则也就多了,注意才能投票,一天只能投一次票,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刷票的业务。一开始大家接触投票还是挺热情的,后来就不想参与投票了,不想因为投票而打扰到一些人,甚至对别人的投票请求很反感。”不过,林雅丽发现这并非她能“左右”的,因为微信里时不时会突然来一条信息要求帮忙投票,“这个人可能是跟你关系很铁的朋友,也可能是很久不联系的人,甚至可能是陌生人”。

  碍于情面,林雅丽还是会帮忙投下票。可是渐渐的,事情变得更复杂了——让你投票的人可能是好友,也可能是辅导员、导师、实习领导等。如此的结果就是,不仅要投票,你还要拉票、发投票截图……

  “投票从一个无关紧要的活动变成了一个可能影响你方方面面的任务,最后成了皇帝的新衣。最美校花、优展露团结班级、最可爱小朋友、最与谐部门……打开页面,给一个完全不认识、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投票。”林雅丽无奈地说,自我并不反对投票,“假如投票对他真的有帮助,实事求是的,可以帮忙投”。

  她反感的是对方没完没了的投票请求、盲目攀比竞争的心理,甚至上升到道德绑架,比如不投就不是朋友之类。

  “尤其是给一些小朋友的投票‘××之星评选、最佳××’,我的大学老师也曾委婉地让我们帮忙投票。为给孩子拉票,有的家庭发动所有关系网,将投票链接转发到多个群以求点击,甚至找刷票公司。”林雅丽说,当然,朋友圈投票并不是过街老鼠,“人在江湖,难免会碰上被投票的情况,其实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要求不过分的投票,能帮忙投票就帮忙,但不要玩得太大,有些人觉得自我人气爆棚,一呼就应,不消停地让人投票,最后只会让好友疏远”。

  投票背后可能隐藏骗局

  实际上,作为组织者的教师,也并不愿意花费过多精力在网络投票上。北京一名小学教师告诉记者,区里与学校举办一些评比活动时,往往将网络投票数量作为最终结果的重要参考,在一些时候,网络上的得票数,甚至会成为唯一标准,“一些活动本身参与度不高,推广经费也少,也是希望通过拉票扩大影响,成本比较低,效果又很好”。

  这位教师称,在这一背景下,自我往往不得不将任务压到家长与学生身上,对投票次数、总票数提出量化要求,“变成一种变相的家庭作业”。这位老师坦承,无论是投票还是拉票,本不应是师生与家长的工作,但“假如其他学校、班级拉票,你不拉,就会被撇下很远,对班级与学校评比也会有影响”。

  而更为夸张的是,在看似简单的投票背后还可能隐藏骗局。

  在北京工作的白领妈妈谢思倩就因参加某项“萌娃评选”而损失6000元。

  对于被骗的步骤,谢思倩是这样总结的:

  第一步,初尝甜头。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赛,通过一篇名为“十万大奖萌宝宝大赛开始报名啦”的微信文章添加公众号,文章中称只要添加微信,发宝宝相片参与投票,就有机会获得一等奖,奖品可谓相当丰厚。报名参加后,不但不用交纳费用,还真的领到100元红包,从而信以为真,发动身边的朋友一起投票。

  第二步,半信半疑。过了几天,发现宝宝与上一名的票数始终差一票。在加大拉票力度的同时,开始怀疑始终差的一票会不会是个骗局。然而客服告诉她,是因为有人在刷票。为了让自我的宝宝排行靠前,用客服介绍的刷票人代刷了2000票,一张票一元。

  第三步,及时止损。刷票后,名次上升,第二天又下滑。刷票方主动联系,提出再刷一次,有希望拿到一等奖。在煽动下,又掏4000元,排行一下冲到了第二。两天后,排行再次下滑。准备直接刷6000元的票,最后其丈夫陈先生知道后及时制止。

  “孩子爸爸在检查后发现,大赛没有主办方,没有赞助商,怀疑是骗局,要求退款6000元被拉黑。发现上当后,便报了警。”谢思倩说。

  对此,林雅丽说,曾经有所谓的自媒体平台与她所就读大学的学生会合作,“有的参与社团,结果硬生生花了四五千元人民币刷礼物,最后得到了不到1000元的奖品,想投诉平台却发现什么信息都没有,就是个黑平台”。

  这种“比赛为名营销为实”的操作方式并不罕见。根据媒体在2017年的检查数据,43%的受访者认为,自我朋友圈里的拉票活动已经变成各种商家的营销手段。作为一次营销,主办方肯定更在乎活动本身有多大注意度,而投票数显然就是注意度的一个体现。至于哪个孩子是第一、这个比赛是拼能力还是拼爹,这往往就不在主办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直接依靠投票活动盈利。据报道,设置有刷礼物买票功能的投票页面,大多由投票活动主办方外包给第三方公司开发,而家长刷礼物花的钱,也大多进了第三方公司的口袋。站在利益角度上讲,商家肯定希望孩子与家长能多花钱买礼物。

  刷票价格视难易程度而定

  大家都看得见发在朋友圈里的投票链接,但是对投票背后的操作又了解多少呢?

  〖法制日报〗记者检查发现,微信朋友圈投票活动背后,活跃着不少专门从事投票、拉票的公司。

  记者在一家网购平台上搜索“公众号刷票”,页面显示“非常抱歉,没有找到与公众号刷票相关的宝贝”。记者随后搜索“公众平台号 投票”,挑选了排行靠前的商品。商品详情显示卖家之前承接的一系列投票活动,如“2017先进工作者评选活动”“烽火英雄 决胜2017”“最具魅力老板”等活动。

  在与卖家取得联系后,卖家要求添加微信详谈,至于原因,卖家解释称:“先付后投,只走微信不走淘宝,因为虚拟商品风险很大。”

  添加微信后,记者以某培训学校老师的身份,称要组织投票活动,活动时长半个月。

  卖家先是向记者展示了他们设计的投票平台,报价为180元。打开链接后,记者发现,这是名为“晒宝贝餐,赢塞外游”的投票活动,该活动已报名204人,累计投票25505票,访问量47521人次。页面底部显示:此活动公平公正,禁止刷票,凡后台查实,该选手失去参选资格。

  该卖家的投票平台页面顶端为宣传相片,下方有活动结束倒计时、搜索框、选手信息及投票按钮,底端为活动法则及说明。平台共分为首页、报名、奖品、榜单四部分,这是卖家单独设计的投票系统。

  记者随后又添加了一名刷票卖家,当询问刷票价格时,卖家称不同链接报价不同,同一链接不同日期不同时间的报价也不同,波动比较大的是mp链接。至于何为mp链接,卖家的解释是,“复制一下你的投票链接,看到里面有mp两个字母,那一般就是了”。

  当记者将上个投票平台的链接发给卖家时,卖家表示每票价格0.12元,都是用不同微信号、不同ID、各种手机端手工投票刷票,保证票的手工质量。

  记者询问卖家能够刷多少票时,卖家回复“300票起投,一小时3000票到20000票”,并且坚持要微信转账,不走淘宝买卖。记者从卖家处得知,不同价格之间的区别在于投票是简单还是复杂,有的投票只需要点开链接,点击投票即可,价格低;有的投票需要注意公众号、接受验证码、下载App,价格自然就高。投票量大的话有优惠,比如20000票原价1600元,只需1520元,“在原价基础上优惠80元,快到成本价了。”卖家如此推销。

  当记者跟卖家聊到做刷票活动的收入时,卖家回避这个问题,向记者讲起了拉票秘笈:“很多朋友圈的网络投票都是前期好投,后期难投。曾经有客户直接甩开对手1万票的差距,对手当时就放弃了。到了投票后期,网站可能会加大投票难度,比如从没有验证码到有简单验证码,从简单验证码变为复杂验证码,有的还需要注册登录手机验证才能投票。后期访问量加大,网站变慢,服务器差的网站半天进不去,严重的甚至崩溃,导致活动提前结束”。

  投票成为灰色暴利产业

  灰色的暴力产业——这样的表述来自曾经从事过刷票拉票等相关业务的韩明(化名)。

  “大家在朋友圈看到各种投票活动,一般奖品奖金都非常丰厚,而这些奖品与奖金大多都是由赞助商提供的,因为他们达到了通过活动进行广告宣传的目的。”韩明说。

  那么作为一些活动的组织者,通常也就是投票的发起方如何盈利呢?

  “从直接与间接两个方面获得,直接的方面要么是赞助商额外给付,要么是通过灰色刷票,或者是活动里的支付刷礼物增加魅力值、票数,通过这些直接获得利益。”韩明说,“间接的方面就是吸粉,引导参加投票者注意各种微信公众号或者App、个人号、网站等,才能投票,也就成了强制吸粉。这样的活动一次吸粉都是以万计算,而这些粉可以后期变现,或者直接卖掉,获利也是非常高的。假如两个方面同时进行的话,一次活动至少能够获利几万元,假如操作火爆的话,挣10万元以上也不难。”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结束。

  据韩明透露,有些投票的发起方会在建立起投票平台后,通过后台监控数据,运用小号添加选手,然后私聊他们,说是可以提供代刷票活动,一元一票,“而其实哪有什么代刷,只不过是在后台修改下数据的事”。

  “另一种就更狠了,直接建好投票平台,然后到处发广告,说攻破了某个投票活动的漏洞,可以直接改票。假如谁想轻松拿大奖,可以找他们帮忙改票,100票多少钱,1000票多少钱,可以先测试,再收费。”韩明说,假如参与投票者有点心动,他们就开始拉你进行免费测试,让你进入投票活动页面报名,然后按照你的要求增加票数;结果你信以为真,花几百元投上几千票,让你暂时排第一名,而你就会美滋滋地等着拿大奖,“这个时候,骗子会用同样的手法,去找有同样心态的20个人,让你们互相竞争,看着即将到手的大奖,再想想前面都已经投进去的,算算成本与收益,咬咬牙又会投钱去刷票,结果被忽悠进去几千元,直到你最终惊醒,但为时已晚”。

  此外,记者注意到,早些时候,就有公安机关就网上投票活动向公众发出警示:因为投票涉及填写个人信息,确实存在个人信息被倒卖的可能性。微信个人信息泄露只是表层,更大危害在于,不法分子利用你的微信关联信息,获取你的其他网络信息,“一旦重要的个人信息被不法分子掌握,不法分子就会根据信息,给你发送诈骗链接或拨打诈骗电话,就可能带来财产损失”。

  在采访结束后,韩明给记者发来一段话:有关朋友圈之类的网络投票,有一个鳄鱼法则很有用。大家可能听说过,一只鳄鱼咬住你的脚,你愈挣扎,被咬住得越多。所以,万一被鳄鱼咬住脚,你唯一的办法就是牺牲一只脚,一旦发觉不对劲,最好认亏果断退出。

吴磊携新剧亮相 赛尔号日常巡逻任务 伏明霞的老公是谁 夙与 笑傲江湖ol华山技能 2012十大流行语 暑期实习报告 挥刀者 女大学生失踪 火影忍者漫画583

src=http://imgtech.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3/94c69122e6f11ca51c3022.jpg

  “前不久我们在张家口交付了49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车。下一步张家口市计划结合2022年冬奥会将相当比例的公交车替换为氢燃料电池客车。”

  日前在清华大学召开的氢能产业发展创新论坛上北汽集团总经理张夕勇透露面向2022年北京冬奥会北汽正在开发续驶里程超过450公里的第四代氢燃料电池客车以及续航里程超过350公里的第二代氢燃料电池物流车。

  与之相关的另一则消息是〖日本经济消息〗报道称日产宣布暂停与戴姆勒及福特合作开发燃料电池车的计划将力量集中于发展电动汽车。曾经备受热捧的氢燃料电池技术在其大本营日本遭遇了发展瓶颈。

  氢燃料电池车的逐步发力会对发展势头正火的电动汽车形成威胁吗?为何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国外会被“抛弃”?它在商业化应用中又遭遇了哪些“拦路虎”?

  并非替代 燃料汽车可补电动汽车短板

  我国从2009年开始推广新能源汽车截至2017年底中国累计推广新能源汽车超180万辆已成全球新能源汽车推广量最大的国家。如同纯电动汽车一样氢燃料电池车也属于新能源汽车目前只处于示范运营阶段。燃料电池包括但不限于氢燃料、甲烷燃料、甲醇燃料电池等当前行业普遍认可的是质子交换膜氢燃料电池。

  值得注意的是燃料电池也不是新晋“网红”早在上世纪60年代碱性燃料电池就被用于宇宙飞船与登月飞行。而在国内2006年北汽福田与清华大学、亿华通科技公司组建了联合研发团队承担了国家863计划氢燃料电池客车研发工作两年后成功推出第一代氢燃料电池客车服务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

  为何在电动车已成主流技术路线时重提发展燃料电池汽车?业内普遍认为电动汽车存在充电耗时长、续航里程短的短板而燃料电池车辆适合应用在重载、长途交通领域正好弥补电动汽车的不足。

  “从长远来看氢燃料是汽车能源的一种终极解决方案我国对氢燃料电池车的研发一直没有停顿。”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说氢能的开发利用中难度最大、最典型的应用场景就是氢燃料电池汽车把它作为氢能利用的技术突破口是很好的选择。

  在陈清泰看来氢燃料汽车与纯电动汽车并非替代关系这两种新能源汽车都能实现零排放且在不同的应用场景中各有所长两者将实现并行发展不可顾此失彼。

  那么纯电动汽车与氢燃料电池汽车在成本优势上谁会更胜一筹?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坦言续航里程在500公里以内氢燃料电池轿车没有成本优势;续航里程在100公里以上氢燃料电池商用车就具备成本优势。因此锂离子电池系统更适合替代汽油机氢燃料电池系统更适合替代柴油机。

  前景可观 技术与成本掣肘商业化

  近年来氢燃料汽车在全球范围内发展迅速。国际氢能委员会在2017年11月发布的〖氢能源未来发展趋势调研报告〗显示到2050年氢能源需求将是目前的十倍。预计到2030年全球燃料电池乘用车将达到1000万—1500万辆。

  中国〖“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提出要系统推进燃料电池汽车研发与产业化到2020年实现燃料电池汽车批量生产与规模化示范应用。〖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则明确了时间表到2020年、2025年与2030年中国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目标分别为5000辆、5万辆以及百万辆。

  陈清泰表示2017年全国燃料电池商用车的产量达到1226辆燃料电池电动车开始进入试运行阶段。可喜的是中国大型能源公司开始高调进入纷纷将氢能纳入发展战略加大对氢能技术的研发投入氢燃料电池相关零部件与专业性公司也在快速增长。

  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领域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系列问题。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协主席万钢指出燃料电池汽车的商业化、产业化滞后特别是产业生态与市场还没有建立具体来说有几个比较显著的问题:国内氢燃料汽车部分关键技术难题久攻不下且与国外差距明显;产业化、商业化进度显著落后。此外产业链较薄弱工程化能力不足企业主体作用缺失;制氢、供氢与加氢的系统较落后造成氢成本剧增;技术标准、检测体系严重滞后等。

  但涉及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商业化张夕勇直言要闯过“三道关”首先是技术关。目前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电堆体积功率密度、低温性能、气瓶压力等核心指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质子交换膜、双极板、高压气瓶等核心部件从目前领先与追赶的企业指标上就能看出差距。

  “目前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阶段与10年前的纯电动汽车的发展阶段基本相似。”张夕勇说第二关是成本关。从材料购置成本与使用成本的角度来看氢燃料电池汽车都高于纯电动汽车更无法与传统燃油汽车竞争。

  第三关则是商业模式即场景关。“氢燃料电池汽车在300公里以上长续航里程的使用场景更具优势。从制氢、储备、加注来看在制氢场所100公里内集中布局加氢站比较科学合理。”张夕勇称氢燃料电池车更适合用于中远途与小范围物流如公交车、班车、摆渡车、出租车等。

  目前我国运营的加氢基础设施约有12座。中国工程院院士干勇认为虽然我国加氢站当前规模较小但已暴露出一些问题。我国加氢站尚无法按照国际标准实现3—5分钟快速加氢达不到商业化运营标准;压缩机、加氢机等关键设备选型追求低价无法满足长期连续可靠运营要求……

  打通“堵点” 构建氢能产业生态系统

  从顶层设计到规格燃料电池汽车从来没有输给纯电动与插电式混动两类新能源汽车在政策加持下资本正在涌入氢燃料电池车市场。当国外车企在燃料电池面前打退堂鼓时国内车企却在加大研发力度。

  “从运用期向产业化转型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一些发达国家与跨国公司对此已经做了长期的努力有的半途退出了我国企业对此要有充分的准备。”陈清泰提醒。

  显然要构建氢能产业的生态系统专家们直陈的问题怎么也绕不开需要政府、企业、研究机构等多方共同努力。干勇表示氢能产业较为复杂要充分发挥体制优势。氢能的应用牵扯到一系列的综合技术从材料到运输、加氢乃至最后运行的全生命周期需要一个清晰的操作路径国家顶层设计尤为重要。

  在业界专家看来破解对氢气燃料电池车的恐慌与技术难题只是时间问题。为加速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张夕勇建议可通过组建产业联盟设立专项基金捧场基础共性技术与核心关键技术研究。

  “综合考虑氢能与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全生命周期的能源效率、减排效果利用补贴、税收、碳买卖等政策杠杆捧场加快推广氢燃料电池汽车。”张夕勇建议选择一批城市进行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推广试点从细分市场确定商业推广、加氢设施建设等方面从政策引导、推广规划、推广运营补贴等方面加强引导与捧场。(记者刘垠)

ag电子游戏技巧 http://www.zgwtsc.com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我是歌手2》:周笔畅要"崩溃"张宇和老婆吵架
对保障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新型保鲜库落户永兴岛
厄瓜多尔欲与中国合作生产武器 请中国帮造卫星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网站法律顾问
主管:太仓市新闻办公室
主办:太仓电视台 承办:湖北江汉明珠新媒体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43767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73455
版权为 太仓新闻网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